悼吕君忾先生

发表时间:2020-09-13 00:31
文章附图

吕君忾.jpg   

      


   悼吕君忾先生   

                       徐健顺



为什么,好人不能长命百岁?

为什么,死别总是这样突然?

一次,又一次……

吕君忾先生今天突然走了……

走的时候,正在给弟子们上课……他说有点累,中途回屋休息一下……

82岁,还在教弟子,教这些中小学的老师们,因为他放心不下。粤语吟诵、作诗、书法、绘画……那些市面上的,艺术而已,技术而已,真正的粤文化,粤雅文化,粤雅文人,还有几个?

吕先生不仅是粤语吟诵的旗手、传承和发展链条上的关键枢纽,更重要的,他是中华传统文人。学问?那是师出名门的大家,今人没有的童子功。但是,学问在他只是小菜。关键是为人的气场。在他身边,我很放松。我喜欢听他谈天说地,随手指着街景、菜肴,说起粤文化的种种。与先生在一起是人生之乐趣,可惜我与先生的机缘太少。

说古,论今,先生也有无数牢骚。可是,他一直在扑下身子干。在我们对吟诵还懵懂的时候,在我们开始加入的时候,无论外界如何,先生只埋头做应该的事。直到今天,先生一直在到处奔走教授吟诵和传统文化,一直到最后一个小时……

我不知道天意为何如此,为何要收我贤人,断我斯文!

人生苦短,只有驽马加鞭……

狂风自天来,飒飒万里哀。云胡随手别,遽成两世哉!天乎天乎欲何为?公乎公乎慢离开!定有心事一线系,夜深还入我梦来!



202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