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论吟诵”系列——羊淇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2014-12-30 14:39:0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44次 评论:0
    (按:以下所辑文章,为2008年11月22日在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召开的“吟诗调学术研讨会”上部分学者的发言记录整理稿,以及2009年2月徐健顺、吴铮、王霄蛟赴江苏、福建进行吟诵采录时的采访记录整理稿,共计23位先生的意见,其内容涉及吟诵的历史、规则、传承、推广等很多方面,是珍贵的学术资料。)
 

羊淇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中华传统诗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应该很好地学习、继承、发扬、创新,使之更具有生命力。诗词的吟诵呢,更是学习中华传统诗词必不可少的。
    但是,诗词的吟诵,特别是在五四之后,由于提倡新诗,提倡国文——这个是在历史上有巨大的意义的——但是不可否认,由于“左”的失策,否定了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优秀文化。诗词的吟诵,几乎是后继无人,成为绝学。改革开放以来,中华传统诗词有所恢复。各地的诗社和诗刊,雨后春笋般呈现出一种蓬勃发展的气象。这是可喜的现象。诗词的吟诵,由于研究的人比较少,传承的人比较少,目前,加以抢救、发掘、整理,把它发扬光大,有所创新,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只有学会了诗词的吟诵,你才能更好地来领会古体诗的精神内涵,更能够陶冶自己的情操。这也是学习作古体诗词的必经之路。因为古体诗词它是要讲平仄,讲押韵的,有它的格律。学习传统诗词,最困难的就是要过这个平仄关,押韵还比较容易,平仄关比较难。过去私塾的老先生会传授一些,讲古文和诗词会讲一些什么是平声,什么是上声,什么是去声,什么是入声,那么从小读书的时候他就知道哪个字是什么声,是平声还是上声、入声。后来就没有这一套了,这个平仄就弄不清楚了。现在要学会平仄,虽然有些办法,但是最主要的办法,还是要多读,多吟诵。你只要多读、多吟诵,你就知道它这个格律,晓得格律里面这个是平声,这个是仄声。这个平声仄声有时难区别的,又不能以现在汉语的方法来完全辨别,所以只有多读,多吟诵。
    常州的吟诵,有它优秀的传统。因为常州文风比较盛,在科举时代,中状元的、中进士的人很多,读书人家很多。譬如,几个主要的,张家、赵家、杨家、钱家、恽家、江家,这些都是官宦之家,读书门第。而常州这个地方呢,属于吴语地域。诗词的吟诵各地都有,各地的调儿不完全相同。从我个人的体会,以吴语来吟诵中华诗词呢,更有味道。我稍微能够吟诵一些诗词,词呢,还仅仅限于小令,只能吟诵一些小令。这个都是和我父亲学的。我父亲叫羊牧之,他早期也参加革命的,是由瞿秋白介绍入党参加革命工作的。因为我的祖母,是瞿秋白母亲家里面的侍女。瞿秋白的母亲叫金衡玉,是江阴人,就是靠着我们常州的。她从江阴嫁到常州瞿家,我祖母呢,作为陪嫁的侍女一起跟着过来了,所以就住在常州瞿秋白家里面。后来生了瞿秋白,我父亲呢,比瞿秋白小两岁,从小就是我祖母带他们的,晚上有的时候都睡在一起。瞿秋白的母亲对瞿秋白从小就传授传统诗词,教他们吟诵诗词,那么我父亲呢,也跟着瞿秋白一起学。所以我父亲的诗词吟诵呢,首先是瞿秋白母亲金衡玉教授的,打下了基础。之后,我们常州武进地区有位老先生叫吴卓明,在我外祖父家里面做塾师。我父亲也跟了吴卓明老师学了一些古文,学了一些诗词。因为吴卓明老先生很赏识我父亲,所以后来他到人家做塾师,有的时候叫我父亲去代课。所以我父亲的吟诵呢,与吴卓明先生的影响也有关系。后来我父亲也跟过钱振煌学习,他是个进士,这是受到其影响的第三位先生。
    我们常州的诗词吟诵,特别是经由赵元任的大力倡导,他自己的以身作则,他的录音,所以在国内外影响比较大。赵元任对古体诗词的吟诵,就是以常州的地方方言来吟诵的,我们现在跟我父亲学的,也是以常州地方方言来吟诵。这个腔调是属于吴语的体系的。
    我们常州特别从清代以来,先后建立的诗社很多。上个世纪一度消沉了,改革开放后,各地的诗社又蓬勃发展了,这是一个好的现象。1984年,我父亲回省在常州建了一个“舣舟诗社”,一直到现在20多年了。现在社员有300多人,每年有一本诗集。舣舟诗社每次集会,都要吟诵诗词。近几年来呢,提倡诗教要进入校园,特别是中小学,去培养小孩子的传统诗词修养。我们诗社,也分头到一些中小学去做了一些工作,去教小孩子吟诵诗词。
    现在在诗社里,能够以常州方言来吟诵的人有十几个人,基本调子差不多,但是都有所差异。因为诗词的吟诵,根据你个人对诗词内容的领会,以及你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共鸣,可以长一点,可以短一点,可以高一点,可以低一点,看个人的领会。我们常州的诗词吟诵,和南京镇江的不同。苏北的吟诵也和我们不同。我到过湖南、贵州、四川,他们和我们的吟诵又不同。这几年来,常州的吟诵的提倡和推广,和秦德祥老师的努力分不开。秦德祥老师是常州市一中的音乐老师,退休以后专门来收集、整理这个常州吟诵。他从赵元任的录音来开始慢慢发掘常州能吟诵的人。首先就是找到我们舣舟诗社,找到我们兄弟,还有一个就是前面说到的钱振煌的一个孙子,钱璱之,他是家业传下来的,也是我们舣舟诗社的副会长,他也80几岁了。我们吟诵虽然都是常州方言的,但有所不同。我弟弟是和我一起跟我父亲学的,有的人呢,是学音乐的,他把音乐的调子掺进去了。有的喜欢昆剧,把昆剧的调子掺进去了。我领会起来好像有点变味的样子。不是真正的像赵元任那样的常州方言的吟诵。但是反正现在真正能够吟诵的人不多,一般都是年纪七八十岁的人,所以现在抢救很有必要。再不抢救就要失传了。
    现在常州的吟诵居然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也不容易,能够把全国的诗词吟诵搜集起来,整理,能够发扬广大,能够有所创新,更加重要。中华民族几千年下来,经过很多艰难困苦,能够传承下来,主要是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伟大。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够丢掉。很多传统文化都是精华,怎么好丢掉呢?也包括传统诗词,包括吟诵。
    吟诵和朗诵不同,和音乐的唱歌也不同,吟诵是根据中国传统诗词的特点进行的。中国的传统诗词是汉语来写的。汉语是一字一音。汉语有许多对偶对称,所以古体诗有平仄,讲格律,讲押韵。这个格律是几千年来形成的东西。这是中国优秀文化的发展、进步,必然产生的。吟诵呢,就是按照传统诗词格律,根据汉语的特点,以及诗词的内涵、情感来进行的。


    关注“经典教育”订阅号(ctwhwx),关注中华吟诵网http://www.yinsong.org),获取最新吟诵学习讯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叶嘉莹先.. 下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魏嘉瓒先..
incl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