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论吟诵”系列——苏民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2014-12-30 14:28:27 来源: 作者: 【 】 浏览:527次 评论:0
    (按:以下所辑文章,为2008年11月22日在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召开的“吟诗调学术研讨会”上部分学者的发言记录整理稿,以及2009年2月徐健顺、吴铮、王霄蛟赴江苏、福建进行吟诵采录时的采访记录整理稿,共计23位先生的意见,其内容涉及吟诵的历史、规则、传承、推广等很多方面,是珍贵的学术资料。)
 

苏民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我的吟诵是我父亲教给我的。1931年“九一八”事变那年,我跟着父亲从东北逃难到北京。那时候我六岁了,开始在北京上小学。我父亲从东北到了北平以后,没有认识的人,他白天出去找差事做,晚上吃完晚饭,就教我背古诗文。那当时一点兴趣没有,但是被迫背呀,背不下来要被打手板子。差不多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样子吧!所以我从五岁多六岁的时候就跟着他,唐诗,七言的,五言的都背了,后来还教了读古文,《古文观止》,他怎么唱,我怎么唱,就跟着他唱,用他的调来读。等到我上中学的时候,父亲又失业在家,于是又给我读了这么一年多两年的私塾,当然原来读过的就不再读了,要读新的课本,读新的,还是古文观止啊,唐宋诗,还跟我讲一些故事。我听故事有意思,听他讲解那些根本记不住,而且背是很苦的差事,但现在翻回头来一想啊,这个背书啊,是对我有很大的好处,从六岁背的书,到现在我记得,我现在还能背。我的体会啊,吟诵对我的好处,实际上帮助我反刍了。当我上高中的时候我才懂得了小时候背的那书为什么要那么背,为什么要拉长了调子,中间还要有停顿。因为那时候没有标点符号,诗也没有标点符号,文章也没有标点符号。在他的吟诵中间,首先,你懂不懂决定你断句断的对不对,你断句断对了,他就饶你过去了,你断句断得不对,他给你断句,让你重复他的那个调子。所以我从五、六岁起到十一二岁两次家庭的私塾教育啊,使我在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那国文课老师老愿意让我在课堂上先朗读一遍然后他再讲,替他范读,为什么让我替他范读呢?我的语言里面有标点符号,这个知识从哪来的,不是老师从课本里面讲的,也不是我父亲讲的,是我父亲在吟诵调子里教会我的。
    标点符号的问题是小孩开始时没办法理解的,所以他不能从标点符号读出感情来,所以吟诵。到了中学,特别到高中以后,开始体会到文章的内容和意思了,能够在标点符号中间把语气就丰富啦,思想感情就表达出来啦,听的人就明白啦。咱们现在的语文课啊,讲的是做文章的办法,讲的是起承转合,讲的是主题思想。在过去读书它讲要有气养,你的气贯不贯,就是你思想感情到了没有。所以吟诵啊,不是一种表演艺术。吟诵是一种读书方法,让你大声读。所以大家都听过去的故事说书声琅琅啊,小孩经过小学校啊私塾的时候,就听见里头啊,很大的声音在那琅琅有节奏地读书,实际上就是吟诵,很大,放声地吟诵。所以现在的年轻孩子基本上不会大声读书,都是小声。老师有没有教。老师也不领着他吟诵,所以这个吟诵的作用老师也不会。读文章叫做要体会、要欣赏、要理解。体会、欣赏、理解在哪呢?就在你拉长声音去吟诵的时候,拉长声音的过程中间,你自然而然你就体会到了。他的调子决定你非得这样停顿不可。我现在停顿了,为什么?我有一个问题在这个地方,下面啊,是这样地,这个停顿起了作用啊。抑扬顿挫,它那个顿就是顿下来啦,你还傻听着呢!我顿着让你想想,我顿着下面要出结论了,再告诉你。所以抑扬顿挫都在这里。
    吟诵有普及性的,也有高雅的。高雅的,就是读书方法,我所特别提倡的这种。就是用一个调子,家传的,七言是一个调子,五言是一个调子;长诗是一个调子,短诗是一个调子。它这个调子就是一个读书方法,不是一个演唱节目。我们现在大概你们听的老先生读的,大部分是这种。这种方式值得广泛的采用,但是你推广不推广,根据学的人的意愿。他拿过来之后,按照他的需要,他改造这个旋律,又近似这个声音,又有他的发展,又可以形成一个。所以它这个旋律啊,既有固定的旋律,又有自由,根据四声的不同,根据内容不同,根据情绪状态的不同,他可以自由发展。这不是为了别人听,是为了自己听。学生可以自己选择几种调子,我读这样的类别的诗的时候用一种,那样的用一种,婉约的用一种,豪放的用一种,是不是啊。
    吟诵值得提倡,正是针对现在的情况,古典文化遭到破坏,很多年轻人不熟悉古典文学,想要熟悉古典文学又苦于没有手段和方法去读它,光靠老师课堂上这么讲还不够,所以要吟诵。吟唱里头普及的和高雅的,吟诵里好听的,都可以请音乐家帮助加工。咱们现在是抢救的时间,不要排斥这个,又排斥那个,都要,只要有用的都要,当然不好的当然排斥了。现在看起来,真真不好的也流传不到现在。
    所谓吟诵,就是用最简单的声调,用最简单的或者民歌、或者戏曲、或者某种说唱的艺术来体现上下句。有上句有下句,就这么两个句子它就可以解决全部。所以它的音韵不会很复杂,很复杂了也不相宜于流传,很复杂了也不相宜于他教学,很复杂了也不相宜于年轻孩子的学习。我听了好多吟诵的基本都是上下句,就用这样一个调子读遍了所有的诗。他可以自由地发挥,但还是这个上下句,没跳出这个上下句的范围,但这里头可以发展出各种变化。这本身就是创造,本身就是把自己心理的东西拿出来变成实践的东西,变成实际的东西,把自己的感受是吧。不关你是充实的也好,寂寞的也好,激昂慷慨的也好,迂回婉转的也好,都可以,它就是用上下句解决一些问题。


    关注“经典教育”订阅号(ctwhwx),关注中华吟诵网http://www.yinsong.org),获取最新吟诵学习讯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屠岸先生.. 下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施榆生先..
incl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