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论吟诵”系列——施榆生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2014-12-30 14:25:42 来源: 作者: 【 】 浏览:339次 评论:0
    (按:以下所辑文章,为2008年11月22日在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召开的“吟诗调学术研讨会”上部分学者的发言记录整理稿,以及2009年2月徐健顺、吴铮、王霄蛟赴江苏、福建进行吟诵采录时的采访记录整理稿,共计23位先生的意见,其内容涉及吟诵的历史、规则、传承、推广等很多方面,是珍贵的学术资料。)
 

施榆生先生论吟诵整理稿


    漳州和泉州是闽南方言的主要代表地区,在这一片地区历来就有很多诗社。到了民国时期,这两个地方的读书人经常会聚会,就是一年当中会有一些节日互相邀请,一般漳州人会请泉州人过来,因为漳州的城市建设要比泉州好一点,请他们过来然后就互相斗诗。我的曾祖父是我们漳州一中,原来省立八中的校长。我的曾祖父、祖父都是当时的孔教会会长啊等等这些名流,就是一个大家族。后来我听老人们跟我介绍说当时我的伯父、叔伯父等等也参加这些,而且都是主持这个诗会。所以闽南这一块经常有诗词交流。后来到了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厦门开始也有发展了。日本侵占台湾,有很多文人都渡海过来。这边诗社的人又经常跑去厦门交流。他们交流的时候不只是吟诵,也做诗,然后当场就吟诵。通过吟诵互相批评,所以在我们地方形成了一种风气。这个风气我从小就听我长辈们讲,也听了他们一些读书的调子,但是我们以前不会很认真地去学,就听听。后来我对古典诗词的写作比较有兴趣,我就创作、研究都结合在一块了。也录过人家的吟诵,但是录音带现在不能用也不能听了。
    我家里我的父亲这一辈、叔叔这一辈、伯父这一辈都会吟诵。我有一个叔公十几年前去世了,当时他也喜欢这一块,我也经常去找他学习吟诵,问他这些字怎么读,这些调怎么读。他会很完整的回忆当时参加活动的那些情况。然后呢,我更多就是在诗词学会当中,省里边的活动跟外边的活动,我也会去注意一些别的吟诵调。
    闽南话要进入到吟诵的那个层次呢,学的音要地道。比如说我们闽南语经常有歌手比赛,这种歌手比赛呢比较容易学,就像我们不懂外语也可以唱外语歌。但到了吟诵,对字音要求很高。闽南话里边有很多古音,闭口的鼻音,还有那些入声字。另外还有白读和文读。我吟诵是比较严格按文读来,我从语言学这个角度来判断应该用文读、白读。
    其实吟诵在古代的文人当中,是有一个共同的趋向的。但是各地的调是不一样的,各地方言不一样,还有人受各地戏曲的影响,因为戏曲里边有念诗调,读诗调。念诗调就是模仿古代文人的吟诗。其实它这个是互相影响,就是现实的东西影响艺术的,艺术的东西又反过来影响现实的。这个问题我也跟一些外地的先生探讨过,他们也认为说应该有关系。有的地方关系可能非常密切,比如说,像湖南的花鼓,现在湖南那个地方有个人就用湖南花鼓的调子在吟诗,像侯孝琼。我们漳州的戏剧也有很古老的,就是芗剧。芗剧其实就是南音跟其它别的戏合起来的。泉州还有南音,漳州也还有南音,南音更早,但后来在台湾发展了叫芗剧,也叫歌仔戏。我们看这个芗剧、歌仔戏里面的一些念诗调,其实里边也有一些吟诵的味道,但是已经跟我们这边吟诵的不一样了。他就是调子很固定,不管你什么内容,它都是用这个调子。
    歌仔戏在我们漳州是非常通俗化的,大众化的,因为它口语化是比较强的,再一个它基本上都是用白读的,不是文读的。再一个就是它表演都是逗趣的,很多都是内容比较俗的,它跟我们京剧、越剧不一样。因为京剧、越剧一般有比较好的剧本,这个剧本很典雅,文学程度比较高。那我们这边不是,它是现编,只要能凑韵就行了,好听就好了。因为歌仔戏在台湾流行的时候有一个名字叫落地扫,就是你表演的时候在马路上扫扫就表演了,它是一个非常街头文艺的形式,所以呢,跟我们诗词创作不一样。我们诗词创作它讲究押韵,平仄,而且那个用词要非常典雅。所以,我们这个吟诵跟它不一样。我们如果做为文人来吟诵的话,不会采用那个调子。南音也是这样,我跟很多诗词学会很多社友交流,他们有的其实也是用南音里面的一些方式来吟诗,但是这个也不是真正泉州吟诵的做法,泉州吟诵是用原来读书调的那种。
    前几年我们有一个老先生就是完全纯粹私塾调的,而且是传承比较久远的,可惜已经去世了。他诵诗就是非常严格的,他当时说他们老师这样教,一定要这样读,好多字就是破读。这个私塾调是从宋代就传下来的,朱熹在漳州的时候传承的理学,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他这个赋、古文,像《论语》、《孟子》都这样读,而且读起来也是很好听,像长句子,可以把它分割,它停顿读起来也跟读诗文一样。这个我们都没有去认真学,因为我们都是专注吟诗方面。古文方面我们不能吟的,而他都是吟诵的。
    按理说吟诵不用去抢救的,但现在恰恰是这样的情况。特别是我们现在推广普通话以后,有的方言就不再进入学校了,很多民间的东西就消失了。我们在小学做调查,五分之四的人不会用方言读诗,剩下五分之一也很多读错。有一个统计数字,就是我们福建几个方言,几个专家都讲到这个情况,文读其实占六成以上。所以吟诵难度就在这里。一首诗当中可能有大半部涉及到文白读要读准确,严格的话就要文读。尤其关键的一些词不能用白读。比如说“愁”,是常用字,这个一定要用文读,不用文读一听就变调了。押韵字一定要用文读。
    不过这与现在推广普通话就有矛盾了。现在有一部分学者在呼吁在读唐宋诗词的时候要允许按中古音来读。但是国家语委肯定说不行的。我们作为专家、学者肯定认为应该。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漳州中学教语文的两个老先生,读古文的时候就按照私塾老师教的要读什么音,但是课本注音是没有这样注的,结果就遭到很多非议了,就说如果学生考试的时候会被判错误。但是这些老师教的音,学生后来一辈子都会记住,因为照这样读是有根据的。


    关注“经典教育”订阅号(ctwhwx),关注中华吟诵网http://www.yinsong.org),获取最新吟诵学习讯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苏民先生.. 下一篇“名家论吟诵”系列——施仁先生..
incl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