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音韵翅膀 飞入汉诗魂深处——吟诵教学的实践体会
2014-12-26 11:07:09 来源: 作者:吴森权 【 】 浏览:1521次 评论:0
    古诗词教学谁都知道为了应试学生背诵得多,遗忘得也快。在我们的新课程标准中每一个学段都提到了学生要诵读优秀古诗文的要求。我们课本中的古诗文选文都很优秀,但是究竟什么是“诵”,又该怎样“读”?我们的新课程标准却在方法上没有过明确的界定。而对于阅读从3 至9 年级第一点的要求都是“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这似乎是只针对现代文来说的吧?对于文言文只是提到“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因此对于文言文也只是主要要求从视觉方式去阅读的,而无声音的地位。事实上今天看来这正是我们汉语母语教学中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忽略了在汉诗文中声音可以传达意义。这个声音不是指一般的声音而是有一定音乐性的声音。《周礼·春官·大司乐》记载:“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这里分明就是记载了那个时候母语教育教学老师的口授一定是带有音乐性的。而在这音乐性的口授中可以有几种方式方法,这几种方式我们现在有多少人理解呢?其实今天看来这样的方式方法都是值得去探究的,虽然我们不可能知道古人的发声究竟是怎样一个音响状态,但是音乐性的口授学习母语确实是历史存在的,从目前现实教育教学来看也是有必要考虑恢复古诗文声音意义的,不然这中国的文化怎么流传下来呢?《墨子·公孟》又说:“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为了表情达意古人竟然有诵之,歌之,弦之,舞之,原来读诗可以有这么多花样!
    2011 年7 月接触到了中央民族大学徐健顺教授带来的古老而又新颖的吟诵法。
    一开始,听到老师讲这是中国式读书法我就明白在将来自我学习吟诵过程中一定是“以心契入”。因为吟诵的目的不在实用,不在于表演,也不纯为美声的享受,而是藉以练心。吟诵是一个逐步地与自我以及和诗歌内容与诗人交心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就是“一个自觉学习、主动思考、理解品味的过程”(徐建顺《吟诵的价值》)我想这更是时时观照本心过程,一切归根是在心上做功夫的事,这也许才是真正古人说的读书口到、心到吧。最后在平平淡淡信口吟诵中(当然是在吟诵规则前提下),自然能给自己,也能给别人带来一个心灵空间拓展。
    如何在心上做功夫呢?当然这必须由每个人去亲自开口,亲身体证,难以完全用语言来传达个中奥妙。这里我们也仅能把我学习吟诵点滴的心路历程之点滴收获分享给大家,企望能够对大家学习吟诵有所帮助。
 

1.放下对错好坏的分别心


    在吟诵中,刚开始我反复地问自己:“这样吟诵行不行?我这个调子对吗?”当我频繁地这样发问时,表明我仅仅是在硬性地模仿阶段,依赖于一个外在评价标准,从而使自己的心执著于是非评判,无形中不断地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使吟诵状态紧张。需知事到万难须放胆,其实当我在掌握吟诵基本规则基础上,进一步就需要自我内部的调适,静下心来去感觉自己的音声、调子、动作、神态是否舒适,细微地体会吟诵过程中气脉是否通畅。不是以一个外在绝对标准化的对错模式来束缚自己,而是以内在自我感觉、自我身体动作舒适感为底线来调整。因此,吟诵不应该是向外的追寻而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因外在的好坏评价而喜忧不定,而只是以一种轻松游戏的心态来享受内在的与诗歌、诗人心灵的交流过程,这才是一种自足的体验。2011 年9 月开学伊始,我也就在这样一种认识下,放胆地在我的班级内利用早读给同学们从《观沧海》(用钱绍武先生《短歌行》第一句的调子,自己创调)开始教他们吟诵,从目前实践效果来看同学们很乐意接受这样的读诗方式。

 我的语文老师

    新的学期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开学第二周之后,我发现我的语文老师上的课很有趣,也最吸引我。以前的我,一听到老师布置背书任务,课代表一要求默什么头就大,特别是文言文、古诗词,但是我的这个新的语文老师用唱歌的方法教我们背古诗词,每一首他都会先用一种调子来唱诗,呀!生动极了!他的这种方法比死记硬背不知道好多少!以前我背书没有一丝的感情,就是生吞活剥,死记硬背,这完全是为了应付老师而去记去背的,背完之后就抛到九霄云外了,现在吴老师的方法不仅让我容易背,我还有点喜欢上了古诗词了。所以我每次唱诗我都很认真,很动感情,不知不觉中诗就背下来了。比如曹操的《观沧海》用这种语文调子去唱,让我感受到了曹操当时的慷慨悲壮的心情。在唱过一遍一遍之后,这首诗自然也就能背了。我想从此我背古诗并不难了,只要投入感情全身心去唱,背的烦恼就远离我了。

广州市玉岩中学2011级 黄昱翔

 

我的老师是“戏曲家”

    吴老师并不是真正的戏曲家,他只是很喜欢唱古诗,他总是唱得那么的津津有味,仿佛身在当时的诗歌世界中,那悠然自得的样子我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每次早读他就来到我们班上教同学们唱诗,一句一句地教,不厌其烦,有时候刚唱一首诗的时候他教的调子还不是很熟悉,我们唱不下去了,脸上顿露窘像,他一见,马上又给我们起唱,一遍一遍直到我们都会了,他才露初满足的笑容到隔壁班教。
在我记忆中老师教得最特别的就是《天净沙 秋思》,这是一首十分悲凉的曲,听着他的唱,每一个字他的口腔中转,声音长短有致感觉就更悲凉了,这么唱着唱着,我的心都给唱沉了。看着老师那表情,黄昏,夕阳下的好像就写在脸上,当他唱到那“古道西风瘦马”,我脑海里面不禁想到寒冷的西风吹着那瘦的皮包骨的马儿,心底隐隐泛起一阵忧伤。奇怪这诗,老师还没有讲解怎么就有了感觉呢?
吴老师的唱,足见他不愧是我老师中的“戏曲家”吧。

广州市玉岩中学2011级 林巧

 
    同学们的这些文字给了极大的鼓舞和力量,也给了我胆量将吟诵来革新自己的诗歌教育教学。
 

2. 摒除机巧心达到自我“观音”


    我们时常会有为了自己在人前吟诵更自如,而因有人听你吟诵却紧张出不同状态。因为我们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外在的环境和对象——有听众或无听众;同时也预设了外在的目的——为了表演给人看。由此吟诵的状态就会随着所有外在因素的变化而变化。现在我们尝试将这些心念掉转——摒除人我分别,不是给别人吟诵,也不执著于给自己吟诵,只是自然在吟诵、恰好在吟诵而已。孔子云“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正好说出吟诵乃修身养性、非表演性的读书方式。这一条在吟诵上尤其要坚持,吟诵者若能放下实用之心、为什么吟诵之心,放下自己和自己的一切机巧之为,便是从有为到无为,而且时时如一。
    具体而言,如何能到达如一之境呢?首先我们需要回归自我,真诚地对待自我、与自我交流。从身体上,我们随着自然发声运气去关照整个人的轻松自在。我们整个人的吟诵,无论是摇头、摆身、运气都是为了发一个自然之声。在心性上,我们渐渐地从散乱到静定。让眼睛观照动作,耳朵观照声音,意识观照心念。此时作为吟诵者的自我,便不是茫然地作机械的读,而是在吟诵的同时心仍然能有一种清明的角度来观照整个过程,这就是“观音”。如此躁动的妄念慢慢地安歇下来,我们便能清静地安住于每一个音,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首诗歌传达给你心魂的洗涤。自我神明的凝聚与专注,使我们的念念愈加清明,从而细腻地体味每一个音的丰富意味,才能慢慢地步入诗人心灵的世界。尤其我感到学习之初常常模仿别人的调子,自创的调子并不多,若能在心性上做功夫,即可在至简之音声中体味希音之意趣。
 

3. 从心吟诵方得自然旨趣


    在我们“观音”的过程中还要小心避免陷入观照的执著。比如过份在意于身体的动作,或在意于声音,这往往反被心念所牵累。诸如此类都因偏向了具体的细节而失去整体的和谐。实际上,当心历经了长期的修炼后,便也不需要再刻意地提着念头在,而是自然而然地了了分明,同时心念上又能寂然不动。吟诵也只是在契入诗人心灵随其心而应其口,乃至实无声可得,实无心可应,自然而吟,自性流露而已。平平淡淡信口吟,心得大快乐。
    当然藉吟诵以练心,这是一个日久弥长而日日新的练心之途,正如徐健顺教授说的了解吟诵只需一个星期,学会吟诵需要一个月,学好吟诵需要一辈子。我们也正在这样的旅途中,吟诵使我们的心魂得到诗意的栖居,这其实是一种完整的体验,作为中国人应该感谢先辈们给我们创造了如此丰富而灿烂的诗篇足以安顿我们那颗不知怎样安顿才好的心。上面的文字描述传达的仅仅是我点滴的经验,仅仅可以作为一种方便的手段,让我们一起更好地用音声去吟我们的汉诗,汉诗的魂定会契入你的本心而让你真正做一个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色的中国人。现在重要的是了解了吟诵,就要用行动与吟诵为伴,不论吟诵篇目的多或少,我们能籍自己的音声领略汉诗魂,身心当下就能受用。
    有这样的吟诵体会之后使得我对于语文古诗文教学也有新的一个设想:按照诗歌音韵来开发诗歌教学,具体做法就是用吟诵法将课内的古诗词教学与课外的古诗词按照声韵归类联系在一起来教学,乘着音声的翅膀带领学生们飞入汉诗魂深处,体验汉诗带给人的那份快乐,而不是以往那种没有声音的一字一顿的平板读,不讲韵味地在痛苦中背诵、默写。《礼记》中《经解》篇中说:“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所谓诗的教育,就是养成人的温柔敦厚,但是它又讲了诗教的反面:“故《诗》之失,愚。”老搞文学的人,变成读书读酸的书呆子。(南怀瑾先生语)诗歌对中国人来讲确有拯救心灵、安顿心灵、抒放心灵的作用。庄子曾经说过:“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诗歌对于中国人来说如果真正走进诗的世界的确可以让“人心不死”(叶嘉莹先生语)。如此定可以从古人的心灵世界中汲取精神的力量,达到情通古人,修身养性的目的。自孔子删定《诗经》之后,无数的中国古人写了难以计数的诗篇。在中国古代但凡有机会读书的人,能作诗是一项必备的能力。可以说在我们古代至近现代诗教一直未坠于地。从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到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都可说明诗教在我们中国作为精神血脉之一它的延续从没有断流过。要使得我们中国诗教传统作为作为延续中国人的精神血脉的重要源流之一不会面临断流危机,现在看来唯有重新拾回音韵传情这一不二法门。


    关注“经典教育”订阅号(ctwhwx),关注中华吟诵网http://www.yinsong.org),获取最新吟诵学习讯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立足山东,国际视野”——吟诵.. 下一篇惊叹复惊叹
include-->